欢迎访问热享生活创意网!
当前位置: 首页>>人物>>驴行者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2018-01-19 09:26      阅读:()     

“我从不想以登上巅峰的勇敢者自居。我是在用所能达到的高度和所能付出的狂热,来选择一种自己热爱的生活方式。”

——王铁男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王铁男,新疆户外探险的带头大哥,是第一个登上博格达峰的中国人,也是登顶博格达次数最多的人,多次带队登顶慕士塔格,开辟出狼塔、昆仑古道等多条高危、经典的登山探险线路,曾任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主席,著有《天上之山》、《昆仑秘道》等书,2006年,王铁男荣获首届中国户外探险金犀牛奖和首届中国十大徒步人物奖。

 

徒步探险丨新疆探险第一人

谈起新疆的徒步路线,在这个无虐不欢的年代,你可能最先想到的就是夏特狼塔,而在2000年的时候,国人基本还不知道夏特狼塔的存在。2001年夏天,王铁男带领国内第一支民间探险队去了夏特古道,在过河的时候,队友董务新被湍急的河水冲走,不幸遇难!带着他们当年的约定,带着队友的骨灰,2002年,王铁男再次登顶博格达峰,把队友的骨灰撒在了博格达峰顶

2003年夏天,王铁男带领着另外一支民间探险队伍去了狼塔,有了夏特古道的经验教训,这次狼塔之行有惊无险。这是第一次狼塔被民间队伍走通。狼塔的神秘性和探险性,吸引了众多徒步爱好者,也被走成了多条线路,狼塔A、B、C、D、V线,也有冬季穿狼塔,狼塔C+V等升级版线路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狼塔徒步 来自:无限野(原:一个野战团)

 

谈起这些年走过的徒步线路,王铁男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昆仑古道,也是走过的最难走的线路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,行走在无人区,后勤保障特别不方便,一旦出现问题,救援也特别麻烦,前后准备了3年,考察了3次才开始穿越,一切都是未知的,需要大量查阅资料,有些路段还需要亲自察看,比登山还难。2008年,他们开辟了克里雅古道, 2009年带队穿越昆仑山桑珠古道,2011年穿越昆仑山克里阳古道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除了这些开辟性的线路外,王铁男曾10余次进入昆仑山和藏北地区探险,走遍新疆的高山荒漠,开辟了新疆多条高危探险线路,被称为“新疆探险第一人”。除了参与到探险当中,王铁男还撰写了多部关于新疆徒步的书籍,供后来者参考:《天上之山》、《昆仑秘道》、《中国探险圣经》等。

 

年过花甲,探索不息

2016年11月,王铁男年满60,正式退休,而在退休前一周,他刚完成了2016新疆巴楚大漠胡杨80公里越野挑战赛,13小时1分钟完赛,退休后的第二天就跑了个线上马拉松。这已经是他在悦跑圈上的第15个线上马拉松了,同时,他也参加了很多线下马拉松。

王铁男2016年的线下马拉松勋章 来自:悦跑圈数据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登珠峰一周前,王铁男完成了中华福寿山国际越野赛

 

2017年元旦,王铁男带队去了哈巴雪山,那一天也有着7级大风,在经历了失温、眼睛受伤、鼻子冻出水泡等众多困难后,他站在了哈巴雪山的顶峰,在5396米的高度迎接2017年的第一缕阳光。4月中旬,王铁男去了珠峰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2017年元旦,王铁男在哈巴雪山迎接新年 

 

10天后的6月17日,王铁男将出发前往慕士塔格,他是凯途高山这一期慕士塔格峰的攀登总指挥,而在8月份,他又将带队攀登博格达峰。王铁男年轻的时候说过希望60岁还可以登山,如今已经61岁了,依然活跃在登山舞台上,他对山的热爱已经融到了骨子里。

谈到接下来的计划,王铁男说他今年带完队后可能就不再带队了,要开始自己的计划,他将用1到2年的时间骑摩托车旅行,如果顺利,可能会写本关于摩托车旅行的书。对于徒步,他还是有着特殊的情怀,想去西藏那边看看,徒步转转八大神山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王铁男骑摩托车去拉萨的路上

 

虽未登顶珠峰,却也了无遗憾

4月15日,王铁男离开乌鲁木齐,登上了去往加德满都的飞机,开始了珠峰南坡的征程。说起这次攀登,也是赶巧,4月初的时候,王铁男还在伊犁参加越野跑,李建宏打来了电话,说可以把自己登珠峰的名额转让给他,王铁男只需要支付登山许可费、交通费用和给夏尔巴的小费就可以了。宋玉江知道后,对王铁男此次的珠峰之行也给予了很大帮助,提供了后勤保障,解决了很多后顾之忧。

王铁男果断抓住这个机会,筹款买机票,由于经常登山,也一直有做体能训练,所以王铁男在朋友处凑齐了连体羽绒服和8000米登山靴后就出发了。从确定到出发,仅仅几天时间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珠峰大本营

 

从加都坐上去往卢卡拉的直升机后,珠峰之行便正式开始,他们用了6天时间徒步到达珠峰大本营,在一路雪山的陪伴下,王铁男对珠峰充满期待,也充满信心。到达大本营后,队伍开始了适应性训练,拉练的高度最高到达6700米高度,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一个好的天气窗口,完成冲顶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卢卡拉前往珠峰大本营的徒步

 

从4月23到达大本营,到5月16号出发冲顶,除了拉练外,王铁男都待在大本营,很多朋友都邀请他去海拔更低的加都或者南池放松,他也没有去,一方面是以为下去的直升机是需要额外承担费用的,另一方面就是好不容易来到了珠峰,他想多看看,于是在大本营的那段日子,他经常去附近徒步,和朋友聊天,去各个营地串门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珠峰大本营一角

 

谈起在大本营的生活,王铁男说吃得好睡得好,有中方厨师,睡觉一人一顶帐篷,偶尔还去朋友那里吃个火锅,晚上还可以泡热水脚,“昆布咳”也没有对他造成特别大的影响。由于比较清闲,也多了很多和朋友交流的机会,今年珠峰南坡的中国登山者有60多人,外国登山者也有两百多人,加上夏尔巴,人数七八百,还是挺热闹的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大本营吃的好喝的好,还有火锅

 

在查到5月1日8000米的风速仅为15km/h后,他们在5月16号发起了冲顶,16日当天到达6500米的C2营地,17日到达7200米的C3营地,原计划18日中午2点左右到达7900米的C4营地,可是由于向C4营地攀登时风速逐渐增大,最后一个队员到达C4营地时已经晚上9点了,王铁男是第1个到达C4营地的,也在下午3点前后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冲顶日攀登

 

冲顶时间从9点一直推迟到19日的凌晨2点半,6点多的时候他们到达8500米的地方,顶峰近在咫尺,触手可及,这时候,王铁男走在队伍第三的位置,状态一切都好。突然间,走在队伍后面的夏尔巴攀登队长赶超了他,告诉他必须下撤,前后劝了两次,夏尔巴甚至把面罩取掉,劝了很长时间,而且夏尔巴的手已经冻伤,王铁男看了看咫尺之外的顶峰,又看了看夏尔巴,评估了下越来越大的风,风刮着雪粒扑面而来,能见度很低,他决定下撤,因为生命不仅仅属于自已。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
王铁男在4号营地

他们所携带的氧气已经无法支撑在C4再等一天来进行二次冲顶。所以他们彻底放弃,选择了下撤,从C2到大本营,乘坐直升机只需要2分钟,只能乘坐两人,每人3000美元,王铁男选择了走路下撤,这一段路,他用了8个小时。

放弃比坚持更困难、更需要勇气,尤其是在珠峰面前,20多年的登山生涯使王铁男懂得:放弃并不意味着失败,放弃也许正是走向成功的重要一步。

缘起丨第一顶帐篷的故事

说来也巧,早在1989年王铁男徒步穿越博格达时,他所用的帐篷就是根据一张国外登珠峰的海报上面的帐篷定做的,那时候还没有户外的概念,也找不到卖装备的地方,很多东西都是自己做,照着海报上的样子,王铁男自己动手,打造了第一顶属于自己的”人“字形帐篷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博格达营地

 

那次博格达徒步可以算作王铁男的第一次户外活动,那张印着登珠峰的海报为他制作帐篷提供了参考,那时,他压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去登珠峰,然而29年后,他去了。所以对于这次给他攀登机会的李建宏和宋玉江,王铁男特别感谢,也倍加珍惜。

正是29年前仿照海报制作的那顶帐篷,带领着王铁男一步步走向博格达,并在1998年创造了国人首登博格达的辉煌成绩。现在,王铁男也是登顶博格达次数最多的人,9次攀登,7次登顶,今年8月份他将再次前往博格达,进行第10次攀登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王铁男在博格达峰顶

 

首登博格达的荣耀使得王铁男广为人知,然这却是他们当初用生命拼下来,在登顶的前一年进山考察中,王铁男患了肺水肿,所有装备都是自制,登山时遇到暴风雪,队友杨立志攀登中患肺水肿,吐出带血的泡沫,凭着对顶峰的渴望和坚持,王铁男和队友张东在1998年8月4日成功登顶博格达,创下了国人首登博格达的记录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1998年8月4日,王铁男和张东首登博格达

 

登顶博格达后,王铁男把目光望向了更高的慕士塔格,1999年,王铁男发布了慕士塔格峰登山计划的挑战书,得到全国各地登山者的响应,组成了由14名登山队员和1名随队医生组成的民间登山队。上山途中,王铁男肺水肿复发,下撤到低海拔休息了四天之后,又再次回到队伍,历经重重困难成功登顶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1999年,王铁男首次登顶慕峰 

 

下撤途中,由于过度疲劳和风雪弥漫,王铁男掉入了冰裂缝,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:海拔6200多米的地方,气温下降到零下30度,只能通过活动和哈气来温暖身体,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克服了不断袭来的昏睡,不停歇地活动手脚,一直坚持到第二天黎明。当他再次爬出冰缝时,终于看到了几百米外的营地。

除了博格达和慕士塔格外,王铁男也在天山其他非著名山峰上留下了足迹,比如1号冰川、托儿木提峰、天格尔峰、喀班巴依峰等等。

 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王铁男在1号冰川

 

对话

Outdoor:此次珠峰未能登顶,您觉得遗憾吗?

王铁男:并不遗憾,安全回家就是最大的成功。登顶需要很多因素,很显然,我们那天的运气并不好,遇上了大风,在C4也没有多停留一天就直接冲顶等等,不过这也属于登山的一部分,当然,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还会再登,但也不强求,因为不要赞助,所以没那么大压力,顺其自然就好。

此次攀登,让我对珠峰有了全新的认识,在攀登技术难度上,珠峰并不是特别难,一切都有序可循,夏尔巴已经在最危险的地方铺设好了绳索和梯子,在体力和氧气充足的情况下,没有大的意外,加上好运气都可以尝试。

Outdoor:现在去登珠峰的人越来越多,你怎么看?

王铁男:珠峰作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山峰,加上近年来各种后勤保障的完善,登上珠峰不再那么困难,自然会有很多人选择尝试。大部分人选的都是商业队,虽然线路技术难度低,但是毕竟海拔高,大意不得,这次我们就有两个队友因为肺水肿下撤了,体能都挺好,之前也跑马拉松,就是因为走得太快,没适应好引发了高反。

登珠峰的队伍越来越多,而夏尔巴队伍人数是有限的,夏尔巴的成长也需要时间,所以登山者要提升自己的登山技能,具备在高海拔照顾好自己的能力。由于经验限制,也有一些夏尔巴的装备不合格,有时候会发生队员在线路上见不到夏尔巴、夏尔巴冻伤之类的情况,在下撤的时候我们队伍就有一个夏尔巴由于雪境不合格导致了雪盲,我多带了一副雪镜借给了他,夏尔巴在C2消息了一晚上后安全下撤到大本营。

后记

今年元旦在哈巴大本营的时候和王铁男老师擦肩而过,那时只是听说过王老师的传奇,并没有接触过,4月中旬写慕士塔格的时候第一次和王老师接触,那时他刚好要出发前往珠峰,这次再接触,王老师已经回到家了。

从王老师说话的语气中,完全感受不到电波那头竟然是一个年过六十的老者,言语之中透露出对外界的好奇和探索。他退休之后依然活跃在探索的路上,也登上了之前从未有过的高度(8500米)。

王铁男|中国博格达登顶第一人,被喻为活着的“新疆户外探险史”

未来的道路上,王老师将继续远行,愿王老师一切顺利,平安健康

撰文:阿尔法 校对:夏小喵

供图:王铁男

来源: 知乎-户外探险杂志      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ouc.net/people/tourpal/720.html    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,谢谢合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