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热享生活创意网!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文艺>>随笔
单是念到“姑苏城外寒山寺”一句,我心已百转千回
2018-01-27 09:42      阅读:()     

单是念到“姑苏城外寒山寺”一句,我心已百转千回

 

这是千年之前的一首古诗了,唐人张继的诗,抒写羁旅漂泊的愁绪: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

我发誓:它整整陪伴了我整个的青少年时期。

不,我忘不了。单是念到“姑苏城外寒山寺”一句,我心已百转千回。

“姑苏”两字又苍老又风尘又凛冽又女家子气。后来才知道它是“苏州”的别称。于是便更加迷醉得不得了,因为苏州早已是我向往多时的古城。一定是要去看看寒山寺的,还要守候夜半的钟声。——那时还是十七八岁的光景吧,便在心里暗暗许下了诺言。

后来听到一首轻音乐《月落乌啼》,一开篇就小鸟啁啾,竹笛悠鸣,乌鸦嚷叫,惹尽十分禅意。疑是清晨闯入香云轻绕的寒山寺。那笛声太过脆亮,直击人的灵魂。我一遍遍的听,不能自已。它不是写给寒山寺的曲子是什么?

又想起上世纪90年代,广东著名音乐人陈小奇写的一首《涛声依旧》:“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,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,今天的你我,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,这一张旧船票,能否登上你的客船?”多才的陈小奇,他显然借用了张继诗句里的意境。歌曲由俊朗清秀的毛宁演唱,于是一唱便红遍大江南北。我记得我是在旧式的卡带录音机里听这首歌,一遍遍,不知疲乏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些时光都是斑驳而怀旧的,像老电影,一片又一片,回光返照,打在脸上。

就更加忘不掉这一首诗了。一定要去一回寒山寺吧?

出来工作的第一年,便迫不及待的要遂现这个千年夙愿。在江南的暮冬天气,一个人背了包,身上揣着仅有的千八百块,跌跌撞撞的向苏州奔赴而去。什么都不怕,只是义无反顾的为圆少年时的一个梦。在苏州城搭了公共汽车,汽车出城,驶向郊外的枫桥镇。一步步逼近寒山寺时,我心扑扑直跳,比和心爱的姑娘幽会还要紧张,还要刺激,还要痛快。

终于到了。先是在张继当年泊船的枫桥边发了半天呆,看河边青柳垂下丝丝枯絮。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化在江南这凄烈的景象里。怎么可以这样颓迷,又这样唯美?全因了一句唐诗。

去看寒山寺。我站在小桥上,透过相机的取景器,变换着不同的角度打量着寒山寺门前那明黄的影壁。当年,羁旅漂泊的张继,是在怎样一个凄清寒冷的夜,听到这寺里的钟声啊?

我踱了进去,闲闲的看过寺里的千年古树和庙檐殿宇。游人如织,穿梭往来。在一间两层的小阁楼里,果然就有钟声传了出来。那是游人祈求平安的钟声,撞一次5元钱。我定睛看二楼的窗户,木质窗棂,斑剥脱落。那楼阁里撞钟的人儿,他心深深处,该是怀着怎样的惆怅哀愁?

夜里,我躺在姑苏城的一间小旅馆里,想起少年时的那些梦,一个个。白天里看到的枫桥,听到的寒山寺的钟声,此刻更像梦,又遥远又真实,又清晰又迷离。从此,我的名字我的姓氏要化在江南这凄烈的旧画面里,直至终老:顾,寒,山。

本文作者——顾寒山:曾用网络名Jimmy,“有意思吧”文字驻站作者,北京适之文化图书工作室签约作家。著有音乐电影札记《和兰花在一起》,旅行摄影图文集《少年游》,城市人文散文集《那座城里的旧时光》(已全国上市:卓越 当当 京东)。微博:梦旅人顾寒山。

  •  

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  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ouc.net/art/essay/908.html    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,谢谢合作!
标签